不少内容生产者正在逃离抖音,他们评价这个新一轮估值750亿美金的巨头“吃相太难看”。

逃离抖音,那个吃相难看的巨头-有饭研究

逃离

抖音号“大妹子还是小伙子”在今年3月开始更新视频内容,一条包含 增强现实 的二次元内容,持续涨赞3个月,共收获点赞282.3万,并获得了16.8万的粉丝。

逃离抖音,那个吃相难看的巨头-有饭研究

在媒体曝光前大妹子还是小伙子的点赞量

在今年5月被媒体赞赏,并曝光其实是游戏公司完美世界运营的账号后,点赞量明显下降,从过去的一般都在几千,偶尔爆款上万,几十万,到后来更新的21条内容一般都是几百点赞,再也没有爆款出现。

逃离抖音,那个吃相难看的巨头-有饭研究

媒体曝光后,点赞量锐减,明显被限流

长期从事抖音号运营和相关业务教程的小周(化名,文中涉及到的被采访人均采用化名)称,这是被抖音官方“限流”了。

不仅是完美世界这样的厂商以第三方角度运营的账号,不少媒体等PGC(专业内容生产者)也遭遇了限流。

很早就加入到抖音视频制作运营的某媒体(不希望被曝光是哪家),在抖音运营有数个大号,有的粉丝甚至超过200万,已在抖音平台停更。

原因是一段时间以来,视频只要有厂商的露出,不论视频制作如何专业精美,植入是否足够艺术化,都会被限流,无法和其他没有植入的视频数据相比。

“粉丝超200万有什么用?不能加广告,我活该贴钱给抖音做内容拉粉拉活跃?”,谈到精心给客户制作的视频放到自己的大号上,效果远不如同账号里其他内容,这位从抖音早期就加入,现在已“逃离”的媒体人李晓依然有些激动。

仍在驻守的老鸦也有同样的疑虑,和字节跳跃其他的平台不同,抖音没有流量分成,现在又开始对有“商业化”嫌疑的内容限流,这些专业的视频内容制作者要如何生存?老鸦的方法是,全平台更新,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同时,老鸦也透露,如果想接客户广告也不是不行,可以向抖音官方报备,接入到星图平台,不过这意味着你把自己的客户资源直接“过”给了抖音。乍听之下,是一个商业化解决方案,平台未来也可能给大号KPL们派单,增加收入。

但实际操作下来是另一番情况,老李接过星图的派单,“500~2000块钱,制作成本都不够,我们自己接根本不是这个价格,差得太远了”。这个听上去和微博的商业化平台颇像的业务,在实际操作中,大V们竟没有自己的定价权,客户也要被迫“上缴”。

和向用户要“客户”相对应的,是线下各地方的销售渠道投靠无门。

专职在全国3线及以下城镇发展营销业务的VL联盟,北京总部、河北定州、四川定州等多地分别通过官方致电,朋友询问介绍等不同人,不同方式,希望代理抖音在当地的经销权,贡献长尾的销售。

然而,一方面,找不到官方授权合作的接入;另一方面,现有的几家官方合作广告公司,也无法提供全面的适合地方商户的营销解决方案。

缘由

和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产品不同,没有流量分成这点,让“抖音”从一开始就显得要硬气得多。

两个原因被认为是抖音硬气的原因。第一当时抖音并没有类似的竞品,没有必要用钱来抢生产者;另一方面,需要有良性商业生态的PGC内容可能并非是抖音要的。

而最新公布出来的750亿美金的市值,可能是星图平台,以及软广限流的最直接原因。字节跳动需要硬收入来撑起新一轮的估值。

今年以来,因版号停发导致的游戏行业无产品可发,因此游戏营销费用的大幅度减少,对“至少一半收入来自游戏业”的字节跳动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也有人把,抖音不建立良性商业生态环境,造成PGC流失,急于变现,又缺乏业务能力对接上并满足客户需求,归结为这家以大数据为核心公司太“技术”导向,缺乏运营能力。

更有甚者认为,将业务接入到仅有的几家授权公关广告合作商,是明显的利益输送。在近期一次抖音MCN活动评选中,上榜的MCN在抖音官方入驻MCN群中被抓包搬运抄袭,并被评论“不透明、不合理。”

逃离抖音,那个吃相难看的巨头-有饭研究

抖音官方人员被作者现场怼抄袭号上榜

机会

发现问题,可能即是抖音的机会,也是其他竞争者的机会。

一部分PGC的逃离,未必会让盘子足够大的抖音意识到问题,同时铆足力量开拓海外,拥抱增量市场的TikTok(抖音英文名),可能也会无视掉这个问题。

其他竞争者却已箭在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