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本文发布于2020年初,一个各路人马抢着“建议”游戏业的时候,其中观点、原因都挺有意思。
 
今年,这个情况依旧存在,所以再发一遍解个闷儿。
在山东回北京的高速上,我在服务区的充电站开始写今天这篇。

这是我这次出行,经过的十几个服务区充电站里最次的一个,因为离垃圾场近,又臭,苍蝇又多,我埋头查资料写东西,意识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还被定了三四个包。

这种心情,就跟我今天要写的东西让我感到的恶心劲儿差不多。

上周刚吐槽完人民代表的人脸识别不现实,这周人直接建议关服得了。

就跟这苍蚊子一样,赶不走,还得待着等,冷不丁还给你来一下,你要跟它说人话说你快走开吧,它也听不懂。
应该管管游戏?还是蹭蹭游戏热度?

上周我看到的,有三位人大代表提了有关游戏的建议。

江西财经大学贸易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李秀香,建议使用区块链技术,建立统一的网络游戏防沉迷平台

她的另一个建议是,在国家层面批准设立鄱阳湖国际观鸟节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全国人大代表、石横特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武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建议相关部门在孩子上课期间关闭网络游戏服务,对网络游戏的开放时间给予严格规定。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南安市省新镇省身村党委书记吴金笔,建议应禁止网游于深夜开放,防止公民沉迷游戏影响工作及生活。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他的其他建议,根据人民网5月22日的报道,是有关脱贫攻坚的。

先是介绍了,他带领的省身村脱贫攻坚的做法:

一方面是帮助困难群众争取各类扶持资金,培训养殖知识与技能,联系银行给予贴息贷款;另一方面是安排贫困村民到村私营企业工作,或参与光伏发电、龙眼种植等项目,指导村民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产业发展中。

核心是要贫困人群自己学会“造血”,不能都靠国家

然后根据近期情况,推进农村电商发展带动“造血” 防止返贫。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然而在两会之前,根据南安市电视台在5月18日的报道,吴金笔代表对当时电视台说已经准备好4个建议了,但是这里头,反正既没有有关游戏的,也没有有关电商的。

不论人民代表们建议了什么,反正最后热度最高的,都是游戏相关

那么,到底是游戏真应该管管,还是因为除了游戏,其他的建议,参与讨论的网民都知道,自己没什么发言权呢?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

为什么没发言权呢?

因为关于环境保护,脱贫致富,好像一般普通人都没有经验,游戏大家还是打过的嘛。

这个道理,普通群众都知道。

那怎么到游戏领域里,教育领域里,什么背景的人大代表,就都觉得自己能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原本根本没想过跟游戏有关提议的代表都得说说游戏?

是游戏从业者刨了谁的祖坟?肯定没有刨,但是想砸游戏从业者的饭碗,是坐实的。

厉害了我的国?

我不想用又坏又蠢来形容一些人,也不想讨论这些提议到底能不能达到减少游戏的沉迷的目的(结论肯定是不能,没游戏的时候就没废物了吗?),我只是感到有一种还活在1919之前的的感觉。

我们的祖国现在如此之强大,媒体上,社区里,谈笑间干趴美帝,我们的人民在这些代表的眼里还是毫无自控能力的巨婴,我们的父母们还是毫无教育能力必须靠政府管教孩子的“未成年”,我们甚至相信人的行为不应该首先由自己或者监护人负责,而应该由游戏公司负责……这逻辑如何自洽?

不举美国日本,传统游戏大国的例子,芬兰,波兰,英国,法国,都在希望通过游戏在国际上刷存在感,输出文化。

而这些国家在游戏领域,就收入规模,产品数量上说,是远远被抛在中国后面的。

China在网游领域的No.1不是说说而已的,怎么到这就不厉害了我的游戏了?

游戏不配吗?

又是国情和其他国家不同吗,所以是中国人民不配建立了这么厉害的游戏产业?

是该想想为什么了

排除掉部分企业使坏故意黑游戏行业,其实这种对游戏行业的不理解,多少也是中国游戏业自招的。

一个用户量几乎覆盖了所有网民的行业,有多少支出是用于品牌公关的?

有多少企业设立了和央媒,社会新闻媒体沟通的公关和媒介?让这些媒体了解企业,了解行业?定期出相关的报道为行业公关?

出负面了才想起来,临时抱佛脚,发现屁用没有?近期一些厂商遭遇的负面,以及被众多代表攻击的情况说明,我觉得啊,花1%搞品牌公关,一点不亏。

同类如电影,最多是内容审查,没听说过防沉迷吧?

打个广告,有有关央媒,社会,大众媒体,以及品牌公关相关问题的,欢迎咨询有饭研究。

是该想想为什么代表们向游戏开枪了-有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