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几年,国产漫画平台已经走过了好几个阶段。

2010左右,有妖气、91PAC等一批线上漫画平台取代了《画书大王》《知音漫客》,更多原创出现。紧接着,腾讯等平台型公司陆续入场,版权、生态成了行业热词。

之后数年,有妖气、咚漫、看漫画、快看等一批头部平台迅速出现,其中多数,又迅速被腾讯、B站、字节跳动等平台型企业收编。

如今,光看漫画创业市场,近两年只有10家国产企业拿到了新的融资,漫画平台有3家,其中PODO被腾讯和Kakao并购,一直看漫画被字节跳动并购,真正意义上还在持续融资的只有快看一家。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在光源资本和前网易漫画资深从业者看来,近两年漫画行业,尤其是漫画平台的融资遇冷主要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近两年文创这边的资本环境都差。第二,也是纯漫画平台的想象空间不多,单靠付费阅读与不那么成熟的版权运营很难讲出“元宇宙”那样庞大、诱人的故事。

于是,在怎么吸收创作者、怎么盈利之后,如何更好地发展,把漫画平台做成B站,甚至腾讯、Netflix成了如今最新的行业问题。

在这块儿,近两年在漫画市场几乎一骑绝尘的快看已经有了些尝试,他们把产品从快看漫画,改成了快看,要从漫画平台转型成一个承载年轻人各种生活方式的一站式娱乐平台。

最近的动作,是在线下漫展KKWORLD之后,又办了一场竖屏、短视频形式的纸片人晚会,KK梦幻夜。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一场竖屏短视频漫画“晚会”

老实讲,第一次听到KK梦幻夜的时候,我并没觉得这事儿有什么意思。

一方面,这几年所谓“年轻人的晚会”“二次元春晚”已经不新鲜了,甚至从2019年开始,不少游戏公司、科技公司的线上发布会也都会用相似的概念、形式来做:为年轻人准备,请明星表演,顺带发产品、讲战略。

另外,一些平台型企业会把这些晚会的性质说作“社区活动”,但实际上,社区用户并不能和喜爱的IP、明星进行有效互动。本质上来说,这种晚会同样是一种PGC内容发行,和平常的漫画发行、动画发行没什么两样。他们不过是做了一个内容合集,在跨年、春节这样的的特殊时间放出来,在短期内秀个肌肉,让更多人共情从而产生讨论。

惊喜的是,快看没有这么做。

据CEO陈安妮说法,KK梦幻夜的定位是一个新的“活动厂牌”,是一个平台和社区用户一起创作、持续更新的内容合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快看给KKer搭的一个线上舞台,表演者是那些IP和用户自己。

如果你在1月5号去看了KK梦幻夜,那你就能发现几个有意思的事儿。

首先,意料之外的用户反应。

这场“晚会”本来是定在晚19点开播,因为短时间内访问人数过多,服务器出了些问题,所以开始时间延后了几十分钟。

在这期间,部分用户在19点就发现了异常并在微博发起讨论,不到10分钟,相关话题阅读量超过了10万。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到19:30左右,“快看”关键词迅速进入新浪微博第七,相关热度超过70万,排在了“电费涨价”这件民生热点事件之前。相关用户评论,以“急”“期待”为主,批评声音倒是不多。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这事儿说明了两点,快看没有准确预判活动规模,同时,这次活动是真的有热度,有这些热爱线上社交、爱漫画的年轻圈子的热度。

事实上后来的播放数据也说明了热度,到1月6日中午,KK梦幻夜这个在快看APP上独播的节目的播放量超过385万,总弹幕数超过了40万。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热度?服务器都炸了,为什么大部分的用户是着急、期待,而不是咒骂呢?

这就要说到第二个有意思的地方,KK梦幻夜本身。

严格意义上说,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直播晚会,而是一个25个竖屏短视频作品组成的内容合集。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这些短视频作品以快看旗下漫画IP、人物为核心,形式包括衍生音乐、群像剪辑、小动画、真人宅舞、COS、知名CV和漫画家互动游戏等

其中如IP群像、快看2022回忆录、寒假片单、CV真人秀等节目,由快看官方制作。部分IP的衍生动画、音乐、互动游戏和宅舞作品则由社区用户制作。在节目播出时,由用户制作的内容会在开始前显示制作者名字,并标注“KKer”。

比如浮梦若薇、伤洛、孙路路等CV的真人秀晚宴,由官方制作,会显示声优名单。快看旗下知名IP里的男性角色混剪作品《188猎杀时刻》由用户创作,则标明制作人KKer:桂圆味冰淇淋。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COS节目《KK COS接力》由专业创作者制作,用户出镜表演,则标注出镜:KKer。

国漫下半场,快看先办了场纸片人“春晚”?-有饭研究

除了邀请用户制作内容、出镜拍摄,平台官方也会针对部分内容在社区内投票征求创意和意见,去决定部分内容安排。比如快看明星人物版的你画我猜游戏里的画作谜题就是由社区用户提供。

节目主角是自己喜爱的IP,内容还是自己做的,那些在集体磕糖、同好狂欢时之前小瑕疵也就变得无关痛痒。

陈安妮说,KK梦幻夜将作为一个持续更新的内容合集和活动厂牌长期存在。在首届梦幻夜之后,官方会继续鼓励用户进行二创,生产大量衍生内容,平台则持续收集和共创,并选择多个时间段集中放出,供用户们一起狂欢,帮助用户更好地进行创作、分享,也保障漫画IP二创生态和社区的活跃。

在她看来,这种搭建舞台,供用户创作、分享的一个个梦幻夜,是快看从漫画平台转向娱乐平台的重要一步。

能做,也必须做

漫画平台不是只要多搞内容,做付费阅读、版权和广告就好吗?为什么快看还要做服务器压力大、社区投入更高的KK梦幻夜么?

基础又官方的答案是,快看不想再做一个单一的,做分发的漫画平台,而是一个面向年轻人的一站式娱乐平台。

细致一点说,主要是两点。

首先,快看有积累,能做点新东西了。

资本方面,从2014年至今,快看已经至少完成了6轮融资,总额超过40亿元。另外,据陈安妮说法,快看的漫画业务在2020年已经实现盈利。在2022年,快看内容付费、广告、海外分发等多条业务线都实现了超100%的增长,是在相对惨淡的大环境里的逆势增长。

和其他几家头部漫画平台相比,快看是最不差钱的。

内容和用户积累方面,截至2022年底,快看平台注册创作者数过12万、漫画作品数1.3万部、用户则超过3.4亿。他们占据着更多的市场份额、创作者资源,有更可靠的用户数据。

作为漫画平台,快看也有了相对成熟的方法论的积累。

据快看内容及版权负责人刘志鹏透露,快看目前已经分别针对漫画创作、发行建立了成熟体系,近两年还建立了一整套“奈飞式”内容打造流程,由专门团队把控全渠道商业及用户数据分析、选题策划、创作、最优资源配置宣发及持续数据监测反哺内容等漫画内容生产全流程,并通过绿灯会和头部IP审读机制进一步提升IP孵化的质量与效率。

这一整套专业的漫画孵化体系,也让全网80%头部漫画都集中于快看。此外,在海外市场,快看已经在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累计上线超过3100次的国漫作品,其中《闪婚总裁契约妻》《魔皇大管家》等多部作品的全球年流水已经超过1000万元。

能做之后,是需要做,因为他们发现了用户和公司发展的新需求。

用户方面,据快看社区运营负责人康若冰称,公司在2022年对快看用户做了新一轮的分析,这一批用户以千禧年一代的00后为主,占比超过85%,互联网渗透率约为96.8%,圈层化更明显。

这群人在网络、同好圈子里的社交更活跃,热爱表达,愿意为精神需求花时间、花钱。

所以,除了持续分发多样的漫画作品,想保持这些用户的粘性、提高付费率,就要为他们营造更好的文化圈层社交,供给更多样的内容。

比如社交,有官方社区、同人圈,也有线下的KK WORLD和这次的KK梦幻夜。内容,除了漫画,还要有漫剧(漫画+短视频)、音乐、动画等二创,手办、服饰等衍生品等等。

至于公司发展,就回到了开头提到的漫画平台想象空间的问题,想讲更大的故事,做成更大的企业,漫画平台就不能再只做漫画的分发。

陈安妮称,快看接下来的发展目标有两个。

第一个,是成为全球化的,漫威式的公司。也就是有海外能力,内容、IP在全球范围内有影响力。同时,公司兼具漫画、动画、衍生品等多种产品能力,在付费阅读、广告、分发之外,能做IP的版权生意。

第二个,就是在国内做成新一代用户的生活方式平台。一方面,公司还在持续投入资源做漫画内容的孵化,扶持创作者。另一方面,就是如漫剧、KKWORLD、KK梦幻夜一类的尝试,希望能以内容、IP为纽带,使快看成为这批用户实现各种娱乐、生活的场景。在2023年,公司还会在降本增效,完善漫画基础业务模式,链接更多创作者、用户的同时继续做多种形式的探索。

在她看来,国产漫画行业一直在持续进步,那些每年都在喊着国漫寒冬的人大多是因为获取的信息不够多。在研究商业模式、用户心理一类现实但冰冷的东西之前,想要在这个行业走下去,取得长久的成功,还是要先学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