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号下午,聚在北京星星影城的人们多少都得到了点新东西。

检票员小赵得到了更多工作量,除了日常零星的“检下票”,今天还得说“《春草传》不从这儿进”。

办《春草传》“观影”的蔚领时代得到了自家公司成立三年多来第一次发布会。

前来“观影”的我,也得到了两个关于云游戏行业的粗略答案。

云原生游戏什么样?大概《春草传》这样。

云原生之后,云游戏企业还该干什么?围绕开发者做生态,只卖设备没前途。

云原生游戏什么样?

大概从2018年开始,几乎所有关于云游戏的采访都会被以“等待”终结。

要等待传输能力进化,云化的游戏能玩,要等待原生云游戏,让更多人想玩、更多人必须做,从而公摊算力成本。

到2022,5G有了,但云原生游戏多还是toVC的饼形态文件夹居多。

其实这次蔚领的《春草传》也只有一段15分钟的演示视频,但好在细节够多,基本能说明在他们看来行业需要的原生云游戏至少有两个特征。

第一,在云上开发,在云上玩。

在过去三年的采访里,这两条被蔚领、海马云、咪咕等很多从业者提过。在他们看来,云技术对游戏最大的意义是解放算力,开发者端不受制作效率和调优制约,想做啥做啥,玩家端不受硬件性能、场景制约,在哪都能玩高品质游戏。

于《春草传》,开发阶段使用依托于云计算的实时渲染,每分钟内容云端资源量可超过10G,实现8K+120hz+杜比环绕音。

用户端,普通终端展示不出极致效果,只能通过云游戏体验,初期计划先上VR设备和主机。

第一款云原生游戏来了,国产3A还有多远?-有饭研究

因为有了云技术加持,云原生游戏就可以有第二条特征:影视级3A制作标准。

《春草传》属于末世题材的单机RPG,设计理念还是“次世代”,讲究用极致的拟真画面去做视觉和互动的结合,把游戏变成一个能互动的电影从而提高沉浸感。要非说和以前如《底特律:变人》《死亡搁浅》之类有啥不同,就是更“电影”一些。

一方面,游戏的表现力更强。

基础的,是8K画面、120hz刷新率、杜比环绕音,大片儿标配。

进阶的,是超越现有游戏的画面细节。

从演示片段来看,游戏在4K分辨率情况下,单场景画面的粒子数量可以达到传统游戏、动画的几十至百倍还多。

第一款云原生游戏来了,国产3A还有多远?-有饭研究

其中主人公“春草”有一套复杂的肌肉修行系统,单人物肢体修行有718个。通过实时模拟,人物就可以在做动作时展现出相应的肌肉变化,除了运动时的惯性震颤效果,没动作时候表现为肌肉松弛,小动紧绷,大动则有更明显的鼓起、血管突出等。

第一款云原生游戏来了,国产3A还有多远?-有饭研究

此外在面部系统里,主角脸部有950个控制器和900余个微表情修行,官方说法能达到90%的真人表演水准。

第一款云原生游戏来了,国产3A还有多远?-有饭研究

另一方面,游戏设计更偏向于电影制作。

首先,游戏剧情和内容展现由电影导演王小伍和制作人王峥商量着来,游戏人物也是由真人动捕演员全程参演。游戏制作,用的也是影视作品中常用houdini工作流,可以进行超大规模的物理模拟和粒子集群解算。简单来说,砸碎一块石头不是一个贴图裂开然后消失,而是能看见石头渣、粉末的真实运动轨迹。

第一款云原生游戏来了,国产3A还有多远?-有饭研究

同时,游戏画面录制是以成片长度一整节进行录制,保持画面的连续性。镜头也用电影式的一镜到底,每一个镜头再添加特写、多机位去表现环境和主角心理变化。

这俩特征一结合,云游戏的逻辑基本闭环:

简单说,因为有云技术,游戏才能有更高的品质、开发效率。因为游戏品质高、且不用考虑硬件性能,用户才能愿意玩。更多用户愿意玩、更多厂商愿意做,云技术才能成为刚需,其算力成本才能降低,云游戏企业和产业才有未来。

原生之后,云游戏企业还要做什么?

在视频流、5G、元宇宙几波概念之后,国内云游戏行业已经基本稳定下来。

单看创业领域,C端只剩腾讯、咪咕几个大玩家,都还没找到变现和用户扩张机会。B端以服务器设备租售、解决方案提供商居多,前两年比C端强些,但到2022也有不少出现了资金链问题和较大的团队变动。

除了等待所谓的原生和爆款去促成那个理论上的逻辑闭环,云游戏企业还该干点什么呢?

以在2022年还能继续融资的B端服务商为例,目前有两种选择。

其一,先往细分和现有需求做。如快盘科技,核心班子有多年广告营销经验,除了上云服务目前抓传统游戏业的买量问题、传统媒体的变现问题,他们做云微端接入,使游戏商可以通过即点即玩的广告更高效、低价地拿到注册和留存,也给媒体做云游戏渠道接入,让他们赚点联运收入。

照快盘科技说法,到2022年,他们已经基本可以覆盖成本。

其二,就是蔚领,他们在虚拟化、容器技术之后往广了做,围绕开发者做生态。

在CEO郭建君看来,做B端企业的核心就是找到一个长远的目标,找到达成这一目标的要素并替这条路上的人列出困难,然后去做这些要素,同时持续地帮从业者解决困难。

放在云游戏商,其最长远目标是解放算力、解放创作和体验,形成一个数字世界。

构成这个数字世界的要素,包括算力、场景、交互、内容等。做这些元素的期间,开发者面临的困难主要是三个:1.算力资源规模不足2.架构不行,C/S架构难以支撑多人在线需求,成本也是线性增长

3.渲染效率低,单张显卡不足以支撑大规模渲染,多显卡协同的效率低

郭建君认为,目前云计算已经进入2.0时代,服务商应该促进硬件技术、软件架构技术和引擎渲染技术的深度结合以满足C端应用开发者们新的计算和渲染需求。

所以,蔚领在规划了四块业务,并和各领域企业合作:

1.主体,云游戏技术服务。不只是上云,也有包括硬件、运营、运维、营销等服务,目前已经有了和米哈游、小米、咪咕等合作的云原神、立方米等项目。

2.成都硅基大陆,主要是设计和生产专用于数字世界的高密服务器,同时做一个和芯片商深度合作的平台,一起给开发者做服务、研究怎么降低成本。

3.方舟工作室,主要研究适用于新一代游戏的云上协作和开发架构、流程。《春草传》就是这个团队负责。

4.数字人,主要研究AI驱动的实时渲染数字人的制作和运营。现在和海西传媒达成合作,《春草传》里的主人公“春草”也已经出道。

到2022年,这套规划和业务能力已经帮蔚领完成了4轮,总额近6亿元融资,预计年内还有C轮,公司团队也从原来的20号人增加到近300人。

理论上来讲,在未来几年,郭建君的规划和现有的四条业务线可能在技术方案、硬件、游戏、数字人四个领域实现收入,同时积累大量游戏、影视开发者资源。尽管《春草传》还处于一个演示视频水平,更广泛、长远的业务布局也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压力,但好消息是,这次再聊云游戏,我们不再只能等,而是在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