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时间,A-SOUL的释义从5个美好的小妹子变成了“肮脏的企划”。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原因?表面是开盒+中之人“受虐”,点着了粉丝对“资本”的深仇大恨。

深一点,是虚拟人产业的不成熟。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开盒,又恰好看见了“资本”

A-SOUL塌房分三步。

第一,因为各种泄密,粉丝们看到了虚拟偶像产业里不该被看到的一部分——中之人,也就是虚拟人背后的真人演员。注意力从虚拟人转向了真人。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Asoul的动捕室

第二,更麻烦的是,这些承载着他们爱意的中之人过得好像很惨。

据网传的消息,大致是工作量巨大(通宵训练)、工作和生活环境差(带伤训练、表演)、收入还低(底薪将将过万)。

第三,官方回应并未给出与“假消息”对应的真实情况,而是用了娱乐圈常用的那一套消息截图+红字“假的”的迷之辟谣操作。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三步一结合,在不少粉丝眼里,A-SOUL就从一个美好的偶像组合,变成了万恶资本家压榨工人的案例,变成了一个资本的提线木偶、赚钱工具。

总之,变成了一个肮脏的企划。

其实从媒体和从业者角度来说,在所谓网传、爆料没有得到证实之前,讨论是不是“肮脏”没什么意义。

从这个事件出发,我们应该想的问题是更进一步的:

不是说虚拟偶像不会塌房,怎么就塌了?

不成熟,才会塌

理论上来说,一个虚拟偶像主要由5个部分组成:

演员(中之人动捕)、技术人员(做虚拟人形象和部分算法驱动的交互能力)、脚本(运营人员写好每天干什么、说什么的剧本)、平台(提供流量、变现场景)、资源(成本和营销资源)。

理想状态下,虚拟偶像的行为主要由算法驱动,是自动的、智能的,即便技术水平达不到而不得不用真人动捕,这些真人也只是虚拟人行为的幕后支撑,和一款游戏的代码一样,可替代、不出现在台前,更不和虚拟人产生绑定关系。

当虚拟人有了外观且能动了,下一步就是严格使其按照脚本做出规定的动作、语言、情绪等去立人设、做内容,再之后,是拿着资源去各平台收割用户,靠内容或流量变现。

如果在这套模式下,用户的情感寄托就完全在于虚拟人本身(外形、行为、人设等),中之人也就不重要。虚拟人的形象、行为都有严谨、详尽的脚本支撑,也就不担心做错事而塌房。

但现实是,当前虚拟偶像产业还未达到这种理想状态,至少在在四个方面能看到明显的不成熟:

1.技术不成熟

一方面,3D建模、渲染技术不成熟,成本过高。这可能会消耗企业的绝大部分成本预算。

据某虚拟人网红项目员工透露,在2021年,一条不用实现实时互动的精品虚拟人短视频的成本也要在大几十万至上百万左右,建设一个较详尽的虚拟人行为素材库的成本会在百万以上,开一场大型演唱会则可能上千万。

另一方面,所谓AI自动化的算法支撑目前并不能做到跟真人动捕媲美的水平,动捕演员穿着设备坐在幕后一遍遍的训练、录入依旧是现在虚拟人动起来的主要方法。“其中还存在动捕设备、技术水平不够而导致的效果打折、重复捕捉等带来的损耗”。

在这块儿,最近正准备上市的彩虹社也是退而求其次,绝大多数场景以2D/2DLive形象进行活动,广泛招募中之人,使用手机面部技术,都是些降低技术成本的操作。

2.商业化不成熟

如A-SOUL等传统虚拟人的变现方式主要是直播(打赏、带货)+付费内容(卖歌、演出)+IP授权(代言、改编、衍生品)三部分。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比如彩虹社的营收结构是分直播、商务(内容)、商务(活动)、广告宣传四个部分,过去两年多里,他们在有意地提高商务内容和广告方面的收入,减少对直播,这个分钱的人多、层级杂乱的领域的依赖。此外如乐元素《梦幻偶像祭》《战斗吧歌姬!》等项目还会做游戏、动漫等数字内容产品的收入。

而受制于成本、内容创作能力和盈利周期压力,如今国内的大多数虚拟偶像会跳过过于长线的付费内容生产、IP运营,直接选择看上去来钱更快的直播。

在这个领域里,一方面他们分不到什么钱。除去平台等分成,他们能分到的打赏收入在30%~50%左右。另一方面,讲究高频、持续的直播会带来更高的技术成本、内容产出压力。而直播产出的内容,许多时候并不能形成多强的用户粘性。

到这儿,成本高,赚钱少。技术等方面的高成本很难短时间降下来,所以会尽可能的去降低很成熟的,好降下来的人力成本。

3.运营不成熟

其一,是内容生产模式不成熟。

一般来说,企业或者说IP方希望中之人和虚拟人之间不产生联系,当企业在更换中之人的时候不会被粉丝察觉才好。

但实际上,国内许多虚拟偶像在输出内容时并不完全按照脚本执行,许多虚拟人的小动作、临场反应都靠中之人发挥。

这会产生两个后果:

1.中之人更累

2.虚拟人对外表现出的内容添加进了一部分中之人的特色,二者变得不可分割

当用户对虚拟人的喜爱可能是因为中之人的行为产生的,对用户来说,中之人就可能比虚拟人壳子更重要,中之人变得不可替代。

当然,即便内容输出完全遵循脚本设定,在AI自动化技术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中之人还会是虚拟人动起来的主要驱动力,这些真人的肢体语言习惯、声音、表达习惯都会变成虚拟人人设、作品的一部分。

那在一个虚拟人项目里,到底壳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粉丝爱的是假妹子还是真妹子?

目前还没个定论。

其二,国内多数虚拟偶像背后运营公司是传统娱乐经纪公司和MCN机构,他们会习惯性地在某些环节使用过去做真人艺人、网红时的方法,但其实这些操作并不适合虚拟偶像的用户。比如本次的A-SOUL辟谣,就被大量粉丝嘲讽和“肖某辟谣”如出一辙。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4.管理不成熟

因为包括字节跳动、乐华娱乐等官方都未接受A-SOUL事件的相关采访,我们不能确定对中之人工作、生活状态的管理是否存在问题。

但从这一切开始来看,他们在对开盒问题的预防、管理上就存在较大的漏洞。

A-SOUL说,如今的虚拟偶像是会塌房的-有饭研究

当然,这也不是个例,虚拟人行业刚刚起步,多数公司只当中之人是普通的员工,对他们的保密意识也相对薄弱。此前如绊爱、千鸟战队等虚拟偶像都有过泄密、开盒的经历。对一个强调虚拟人和中之人分割,让用户情感留在虚拟人身上的行业来说,这一点都做不好的话,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以后的麻烦。

从5月10号珈乐休眠公告发出至今,A-SOUL已经多次挤进了微博、B站、知乎、百度等平台的热搜,对企业来说,这是负面,但对行业来说,其实也不见得完全是个坏事。

一方面,这个小圈子里的东西终于破了次圈,被大众用户看到了。

另一方面,虚拟人一直被看做是元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虚拟艺人、虚拟偶像又是当前虚拟人产业数量最大,商业化最早的一个分支。与其在吹捧里因为隐疾莫名死去,倒不如早些把毛病拿到阳光下晒晒,让自己和他人都理性一些,脚踏实地地,把这个盘子做久点、大点。